遺傳性 - 免疫系統見證

感謝夥伴依思喬感動分享


「妹妹,你要記得,長大以後,每年都要去驗血,驗SLE,要記得喔!」我媽媽過世前,主治醫師在病床旁這樣告訴當時小學六年級的我。

當時,我媽媽已經發病兩年了,初期被診斷為類風濕性關節炎,後來才確診為紅斑性狼瘡,長期使用類固醇控制症狀的她,非常不能接受自己掉頭髮月亮臉,常常情緒不佳的哭泣吶喊:天呀!為什麼是我!!這沒藥醫的病!

而我爸又剛好從公務人員離職,自營建設公司倒閉,欠了一大堆債務跑路中,這更添加了我媽媽情緒上的負能量。


整個家庭的鉅變,讓我一直討厭過母親節,即便我有疼我的阿嬤外婆嬸嬸阿姨們,但閒人的嘴永遠都掛著:「你就是沒媽的小孩,所以要怎樣怎樣的…」這樣訓斥我。


直到現在還是會偶而被長輩們用這個理由說教。


婚後生了大女兒,都還一直記著英俊醫生的提醒(那位醫生名字真的叫英俊),持續每年驗血檢查SLE,都是正常的,但我不懂SLE是沒藥醫的免疫疾病,圖書館資料太少了,查不到也沒多想。


仍然繼續新手人妻媳婦媽媽的忙碌適應階段,當時未滿周歲的女兒看起來像健康寶寶肥嘟嘟的,卻常常感冒鼻塞肺部有痰不能睡哭鬧。


健保卡都是用到F吧!直到有次醫生說得去大醫院住院讓孩子睡氧氣罩,要不然孩子太痛苦了!

我抱著女兒,眼淚就大顆大顆的落下。


去了大醫院才發現,原來女兒一直吃的藥是類固醇!已經吃藥吃到月亮臉了!以前的醫生都沒有說!

但過敏是父母遺傳的體質,治不好的,而她身上的還有異位性皮膚炎,一塊一塊的,臉部四肢到處都是,什麼燕麥皂乳液還有偏方都用了,還是只能擦類固醇藥膏減緩症狀。還好小兒子的體質比較好,沒那麼多毛病。


女兒幼稚園了,聯絡簿永遠都要寫:請老師記得餵藥。當時的她,都可以在我找不到停車位時,自己拿錢與健保卡進去診所掛號找醫生伯伯,讓護士阿姨讓她吸蒸氣,然後自己拿藥走出來。


國小國中,衛生紙若沒帶就是個慘字。

高中,就是個專業包餛飩的製造機。

大學,她說用了鼻噴劑會比較舒服,我也到處搜購所謂沒有類固醇的噴劑,不同國家不同廠牌的購買。


但她晚上還是常常不能睡,不是失眠,是不能躺著睡,一躺就鼻塞不能呼吸。


有天她很低落的告訴我:「媽媽,我可以把鼻子切掉嗎?切掉就可以呼吸了吧!」

我非常難受,非常。

當時在大陸工作的我,正剛開始在親身體驗負離子衣物的效用,於是趕快問凱特,請她幫我寄一條脖圍給我女兒。


過了一兩個月,我女兒說,她可以躺著睡覺了,不會鼻塞了!

太意外了!太感動太開心了~


是的,我用負離子衣物的真正原因,是不想讓自己免疫系統跟我媽一樣出問題,不想我的孩子承受我成長過程的那些經歷。


誰知道,連我女兒的過敏體質都調整了好多,當時我根本也不知道負離子的功用,就是只是想說,反正藥都吃不好,那就用用看吧!


一年前,我用紓困貸款買了全套產品,這一年來陸續也用刷卡分期給女兒全套使用,並且不斷的學習研究中西醫知識,才明瞭,原來,所有疾病的根本治法,就是自身體質細胞要強健,自律神經運作正常,免疫力提升,情緒要好,就能減緩,就能改變!


改變身體狀態沒有速成的這種事!減肥也是!


就是持續、持續、持續。


所以我選擇,一直講一直分享負離子,我真的不知道誰需要,我當然希望你們都好。

但是我希望,能幫助到需要的生命,一點點一滴滴。 我們的生命,都值得更好。


【健康是一種自由,在一切自由中首屈一指】--瑞士心理學家亞美路



#負離子元氣生活 #負離子改善體質





免責聲明:以上陳述絕非用作診斷、治療、醫療或預防任何疾病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WELCOME TO 日本負離子の環球健康資訊站

Book an Appointment